【自由副刊】张亦绚/「不能看」的「<台湾圣山>」: 关于非物质性的镜面反照

admin 6个月前 (04-08) 快讯 45 1

「〖 台湾[圣山〗」『搭建』了一个观景台,<这个观>景台面向墙壁,〖观众只〗能观看观景台上(的)照片。(【汪正翔】/ “提”供[)

◎「张亦绚」

「〖 台湾[圣山〗」远看是一个货柜屋,【货柜屋上面有】一个车子,但是其实跟这个作品没「有」关系。“可是看(的)”人会把它们联系在一起。(【汪正翔】/ “提”供[)

我一开始是抱着胡闹(的)心情去看「〖 台湾[圣山〗」,因为在一个访谈中,作者【汪正翔】说了一句话:「「观景」台看它自己。」我当下在心中回嘴,可(好)了:「观景」台看它自己,小火锅吃它自己,〖皮卡丘电它自己〗。去之前想了很多关于看【(的)理论】,都没派上用场。展在台湾当代馆(的)户外,坦白说,没有太多「《可以看(的)》东西」。‘为了展’现我(的)艺术热忱,我把结在两边柱子(的)黄布条都拆下来看,里面(的)话语有趣是有趣,可是对于在美术馆寻找体验或感受来说,这样玩,也难玩到很尽兴(的)程度。

数天后,我想整理我当天对于这个作品(的)心得速写:「(语意)太明确完整,<一切都扣得>太紧了。」――我不禁问自己, 【感觉】[到(的)明确完整,到底说了什么?我这才发现,‘这个作’品有意思(的)地方,就在于它是一个「不能看(的)作品」。〖先〗从我一开始有点失望看到(的)黄色小汽车说起――<因>为这不是第一次看到作品把汽车堵在它不应该在(的)地方,所以,{我直接(的)【反】应}就是,啊,“汽车又来了”。《不过》,当我想要为自己重建这个作品时,我发现站在塞了观景台{(的)货柜之上}(的)小汽车,【反】而像是解析梦境(的)最【佳入】口。

【「两性异言堂」】〈〖吉娜儿(的)人生〗食堂〉薄荷巧克力脆片冰淇淋:心里(的)【感觉】

图/吉娜儿 文/吉娜儿 「‘下班要不要跟我’们去吃 Buffet?」《小玲从隔板探出头》来问。美美噘着嘴说:「今天不跟了啦!」小玲马上接着说:「有帅哥耶!」美美心想, 有帅哥也轮不到自己[,不

拆开来看,「〖 台湾[圣山〗」有三个部分:小汽车,货柜箱『与』观景台。

(它们互相纠缠)对方使其难脱身,《并破》坏了其本身预定(的)“功能”,既错位又三位一体。小汽车没有路面不能跑,『货柜箱没有封口』不算装(好),观景台呢――〖也实在〗太狠了,直接面对货柜箱(的)壁,【要说它没视野似乎】还说得轻了,它可说是没空间(的)黑暗――干脆说它没光线(好)了。 总之就是[没没没。

如果把作品也当成某种(圣)山来看,山峰就是不跑(的)小汽车,山壁就是被凿出一面入‘口(的)货柜’,「而观景台呢」,多少让我想到那些自动关进山洞(的)修行人――观景台被拟人化并没有那么搞笑,{应该被视}做存在一个【反】‘向(的)模拟’,「不是观景台宛如人」(会看它自己),【而是人本】身成为【反】观景「台(的)」观景台(【或存在】):如果你看观景台不看景,你本就是个【反】观景台。《而在这个作品中》,“可以说是作者强迫”你, 也可[以说是它 “提”供[(的)(〖思考〗)环境条件。你若看,必【反】叛,【反】叛何物?【反】叛观景台。所以你可以看也不看走出去, 也可[以「看」刚才提到(的)没没没。

(大费周章之)后,深林人不知,唯一「<明月来>相照」(的),就是「观景台」关于「〖 台湾[圣山〗」(的)布置,包括不长(的)文字『与』若干「〖风景照〗」。文字有两种截然不同(的)「调性」。{前半文}字,不管语意多节制,但包括了「二二八受难者」『与』「台湾建国」等字样,自不可能给人太平淡(的)【感觉】――比对上头『与』南投〖 台湾[圣山〗园区(的)介绍文字,引号中(的)文字,是原封不动(的)忠实抄录。但后一、两句到结语「我从没有去过那里」,却是一个强烈(的)(【反】)高潮。「我」有几种读法,可以是虚构 也可[以是真实(的), 可以是作者现身发言[,也可是另一种没有引号(的)引用――<让观>景台引用并包含了「(未)/不」抵达者。

阳光在线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【自由副刊】张亦绚/「不能看」的「<台湾圣山>」: 关于非物质性的镜面反照

网友评论

  • (*)

最新评论

  • 新申傅 2020-04-08 00:13:39 回复

    SunbetSunbet www.orljy.com sunbet,老品牌,有信誉,精彩尽在sunbet。夸夸你~

    1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总数:501
  • 页面总数:0
  • 分类总数:8
  • 标签总数:830
  • 评论总数:52
  • 浏览总数:3061

标签列表